孙一文:竞技之路,没有终点

10月,奥运冠军孙一文回了一趟老家王格庄村。

这是她东京奥运会夺冠后,第一次归来。她的家人还在那儿生活着,而她为了备战奥运,已经近两年没有回去。当她穿着中国队征战东京的队服出现在村子里时,乡亲们早已准备好横幅、鞭炮和鲜花来迎接她。这个生于1992年的山东姑娘,给老家王格庄村赢来了第一块儿奥运金牌。这足以让整个村庄沸腾。

这同事也是足以让中国沸腾的事,2021年7月24日,在东京奥运会首日比赛中,当她面对的对手是波佩斯库——一位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击剑选手时,孙一文以“决一剑”的方式为中国夺下首块女子个人重剑项目的奥运金牌。这是一项历史性的突破。

在王格庄村,一直守在电视机前观看比赛的乡亲们无比激动,他们看到波佩斯库被这位山东姑娘“一剑封喉”,雀跃着,欢呼着,把手里的小红旗疯狂挥动。“一剑光寒定九州!”电视里如此解说这场胜利。孙一文的母亲哭了。王格庄村的夜空烟花绽放。

这一刻,中国击剑队一直在等。这一剑,孙一文等了16年。站上奥运会冠军领奖台,她哭了。

大风大浪

惊心动魄的“决一剑”发生时,在击剑场上见过太多风浪的孙一文并没有想太多。

“放下了心中所有的杂念,”她说,那时她从未想过这一剑是决定得金牌还是得银牌,“我只是想过要怎么打好这一剑。”她抓住时机,果断出手了。

在她看来,观众看到的是一场只有62人参加的比赛,但是实际上已经层层选拔,淘汰掉几百人。从选手水平上讲,这些运动员旗鼓相当。“没有说,谁一定能拿奥运会冠军,在击剑这个领域上是没有的。”

这样的“决一剑”时刻,对孙一文而言,有些稀松平常。她经常会经历,有时以她的失败而告终,多数时候她会在“决一剑”时拿下对手。

孙一文记得,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女子重剑个人半决赛,她在第三轮时一度领先对方4分,后来被对手追平比分,“决一剑”时,她成为败下阵来的那个。让她印象最深的一次“决一剑”发生在2018年的雅加达亚运会上,中国击剑队进入了那场女子重剑团体赛的决赛。

在比赛的最后时刻,孙一文主动进攻,进攻时被对方选手刺到,“对方认为是胜利了,我当时第一反应是去调下‘鹰眼’,就是录像回放。”孙一文说,她察觉到选手犯规了,“裁判看了一下录像回放,确实属于犯规,这一剑无效。”而后孙一文上演“一剑封喉”,以29:28的比分险胜韩国队,夺得冠军。

“这一剑对于我来说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孙一文觉得。

在东京夺冠之前,孙一文一度觉得当奥运会冠军太难了,她拿过国际赛事的个人冠军,也得过奥运会铜牌和银牌。但是这次从奥运会的领奖台上下来后,孙一文突然感觉,“奥运会也就那么回事了,其实拿冠军又怎样呢?”

一直以来,孙一文也并没把“奥运会冠军”这个身份看得很重,她更注重“把这个过程走好”。这受他父亲的影响很深。孙一文想起,这次奥运会出征前,父亲对她说,“不要有所顾虑,练了这么多年,把会的都打出去就行了,结果其实不重要。”

十年一剑

当孙一文还是个孩子时,母亲想让她学古筝,当淑女,父亲则想让他学体育,多运动,强身健体,后来她去了体校。16年前,在体校,平日里吃饭用左手拿筷的“左撇子”孙一文被选中,进入烟台市击剑队,从此开始了她的击剑运动生涯。“但是没想到,越走越远。”

2013年,孙一文进入国家队,并陆续在各大国际赛事上崭露头角。2013年,她获得了国际剑联女子重剑世界杯大奖赛女子重剑团体冠军。2015年,她获得了意大利击剑世界杯女子重剑个人冠军。在2016年8月的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上,她获得女子重剑个人铜牌、团体银牌。

骄人战绩源于过去16年里她所承受的日复一日的训练。起初,她觉得每天的训练很枯燥,没有意义,练步伐、练体能、打实战。后来她明白,重复的意义“就是在这不断地循环,不断地打磨自己,不断地抠细节,不断地让自己一遍比一遍出手更快,一个弓步比一个弓步更大。”

“什么叫做十年磨一剑?就是不停地训练,然后形成肌肉记忆,去打有效的一剑。”而那奥运赛场上的最后一剑,也不过是依靠肌肉记忆果敢地刺出去的。

然而不停地训练、比赛,也不可避免地带来疲倦感和紧张感,拥有放松的短暂歇息就显得难能可贵。她过去16年里的大部分时间都属于那把剑,尽管如此,她还是像父亲嘱托的那样,不让自己过枯燥无味的日子,学着去享受生活。

她曾在微博上描述自己备战奥运会的经历:备战里约奥运会4年,休息了6天,又投入到东京奥运会备战。这9年的时间几乎没有节假日,也很少跟训练基地以外的世界接触。

“放松对我来说很重要。”孙一文说,“只有足够的休息和放松,我才能更好地进行第二天的训练。”在东京正式比赛之前,孙一文先把奥运村逛了个遍,到处走一走望一望,之后全心全意地备战、应战。

平时训练累了,孙一文会跟看电影、听歌,或者与队友一起玩《王者荣耀》来缓解紧绷的神经。“大家一起玩的时候,是最开心的时候。”她说,“会让我完全忘记我的训练和我的比赛。”那时,她的紧张感会消释,心情也会变得更愉悦。

 

她也能从这种竞技游戏中感受到与击剑比赛的共通之处——领先时不可掉以轻心,落后时也不要轻言放弃,就像2018年她在雅加达亚运会上遇到的“决一剑”时刻。

“因为还没有结束,你根本不知道最终的结局是什么样子的。”孙一文说,认认真真把每一场、每一次都打好至关重要。

没有终点

对于这类竞技运动而言,胜败,终究是兵家常事。

在东京奥运会的赛场上,尽管她获得了个人金牌,但团体赛时,她是带着伤痛和失落离开的。由于突然受伤,她不得不中途退场,由队友替补参赛。7月27日,中国击剑队止步东京奥运重剑团体赛的半决赛,以29:38的比分不敌韩国队,没能够获得再次冲击金牌的机会。

孙一文如今回忆起来仍然觉得遗憾,作为运动员,她想在比赛场上更多地展示自己的水平,也多想为队友分担一些压力,但最终还是没能扛住伤痛,提前下场,她也多少有些自责。

“打团体(比赛),很害怕给队友造成压力,也害怕自己表现不好,给队友造成伤害,怕丢分。”孙一文觉得,“自己不失误,就是最好的发挥。”

团体赛更强调团队协作。“我更注重的是团队的合作精神。”孙一文说,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玩游戏较少,和队友一起玩的更多。在击剑队,队友们一起打游戏时,自觉“水平一般”的孙一文,会担心自己成为“拖油瓶”。

“团队协作,才能获得胜利,(它)并不是一个人的王者,而是集体的荣耀。”孙一文说,也正是因为场上是队友,场下是朋友,她们才变得更团结紧密,当团体赛真正来临时,她们能更默契地迎战。

 

当赛场上的孙一文摘下面具时,很多人突然间发现,这是个“美貌与实力并存的女剑客”。她也成为2021年东京奥运会上中国队最知名的冠军之一,甚至有网友说,她像极了游戏里的英雄“夏洛特”,那也是一位身穿盔甲,手持利剑,修着一头长发的女剑客,常以她精湛的剑术驰骋战场。

离开全运会的赛场,她赶回山东烟台,也去了一趟烟台击剑馆——那个她梦开始的地方。

其实在她的老家,她成为许多孩子的偶像,她的照片在许多击剑馆都能够看到,孩子们得以近距离地感受到,这片土地上丰厚的养分,培养出了奥运冠军,并受到她的鼓舞。而她也希望更多的人去了解和喜欢击剑,参与到击剑运动中来。

当她回到老家王格庄村时,人们透过媒体的镜头注意到,在孙家的果园里,带有击剑运动的贴纸贴在挂满枝桠的红苹果上。孙一文说,这也是她父亲的主意,把击剑的烙印也留在她从小就爱吃的苹果上。在果园里,她随手从地上捡起一个被风吹落的青苹果,用手擦了擦,咬下一口。

孙一文最近还和苏炳添、邹敬园等奥运冠军参与了“2021共创之夜”中《真心英雄》节目的录制,希望借此向更多年轻人传递“有人因拼搏而荣耀,有人因平凡而伟大”的正能量。而不久之后,她将再次回到训练场上,去备战2024年的巴黎奥运会,回到那个她与剑的二人世界。

“(奥运金牌)这是对我练击剑的一个肯定,但并不代表着我拿冠军就终止我击剑的这条路。”这个已经奔三的姑娘很明白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我是因为喜欢,才去练击剑,并不是为了去获得这枚金牌而去练击剑。”

在过去16年的击剑之路强,她遇到过许多对手,或强或弱,她也有输有赢。孙一文知道,在击剑上,没有谁一定是永远的王者,包括她自己。这也是竞技体育的魅力所在,永远会有新的对手出现,想当一直冠军并不容易,就像在游戏《王者荣耀》里的那个自己,输了,她会卷土重来,赢了,她会思考如何面对新的对手,如何超越过去的自己。

2021-11-03 11:45:16         来源:海峡风     编辑:bj001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新闻
相关新闻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国际联网备案

   视听节目制作许可证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互联网出版机构 闽ICP备160236913号-1

海峡风网 版权 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