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环境欠友好、工作压力大 老师害怕过教师节

2015-09-10 10:38:52     来源:     编辑:    

  “现在,我们都害怕过教师节了!每逢教师节,简直成了教师的‘批斗大会’,媒体铺天盖地讨论该不该送礼和禁止有偿补课,让这份职业看起来很不崇高,真令人寒心,这哪里还有过节的气氛?”明天就是教师节了,可是有着28年教龄的一年级小学老师王玲(化名)却开心不起来,大环境如此“不友好”,老师们都成“惊弓之鸟”了。不少老师呼吁,营造社会尊师重道的良好氛围才是最好的教师节礼物。

  担心误会,教师节主题课都不敢上

  这几天,王玲本来要上一节思品课,主题就是教师节。在这个敏感的节骨眼上,她决定推迟到节后再上。“我们都尽量淡化教师节,因为孩子们都很纯真,万一回家告诉父母,家长们还以为我在暗示送礼呢!”王玲说,中秋节若碰到家长塞来月饼票,只能将其换成等价书券再还给孩子。

  “其实,辛苦点没关系,关键是大环境对老师太不公平了,看看网上新闻,关于老师的九成都是负面的。”王玲说这话时,眼眶泛红。她坦言,网上热议的“打伞”事件发生后,她有些后怕,因为自己曾经做过一个膝盖手术,不方便上下楼,每天中午请孩子帮她打饭。“若照片上网,我肯定要被唾沫星子淹死。但网友们不会知道老师做了手术,也不知道老师把荤菜都分给了打饭的孩子,更不清楚师生之间亦师亦友的关系。”在不少老师看来,现在批评教师群体的声音太多,亟需一个振聋发聩的声音扭转风向。

  除了大环境外,家长们“太难搞”也让小学老师倍感压力。在中心城区某小学,最近,一位年轻教师由于疲于应付家长纠缠,最终辞职。起因只不过是学生之间的普通打闹,但家长不仅要求年级组对学生进行通报批评,还要求孩子在全校公开道歉,且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位年轻教师很喜欢课堂,孩子们也很爱她,但就是不堪其扰,只能辞职。”该校一位老师沈靓(化名)说。

  如今,家校沟通手段花样翻新,几乎每班一个微信群,这无形中也增加了老师的工作量。“各种素质教育改革一波波推出,新要求层出不穷,家长众口难调,一旦介入,就意味着你24小时都得捆绑在微信上,不介入又担心出现偏激言论。”沈靓说。

  多方压力让教师转投培训机构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迫于生存、专业追求、科研和家庭等多方压力,本市一些中学出现了教师的“离职潮”。

  2014年底,在教龄满10年之际,项恩炜从本市一所市实验性示范性高中辞职成为独立教师,全身心地投入到“成为学习者”工作室的实践研究中。为何辞职?项恩炜说得坦诚,除了教师无法靠自己的专业赢得相应的尊重外,家庭经济负担是一个现实原因。

  “我们教师每个月的工资加奖金在5000元左右,可每月还房贷就要3000元,每年自费参加成长培训也是不小的开销。这还尚未考虑年幼孩子、年迈父母与自己突发事件如生病等的开销。”项恩炜说,作为家里的顶梁柱,教师收入让他很难维持一份体面的生活。

  江苏人张延(化名)大学毕业后,应聘到北京北师大附中担任高中数学教师,一年收入不超过10万元。可4年后他辞职去培训机构后,收入至少翻两倍,他的同事甚至年薪摸高百万。据记者了解,今年开学前,本市一所知名初中一下子走了10位教师。

  每天早晨4:30起床备课,7点左右已经赶到学校。下班后,由于太累先睡一会儿,晚上十点再爬起来批改作业、回复家长的疑问、处理班级琐事,再抬头时已是深夜。更“可怕”的是,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

  这就是85后年轻教师刘燕(化名)前两年的工作状态。“做语文教师是我的梦想,我喜欢跟孩子们打交道。”但随着工作开展,刘燕发觉班级管理工作非常耗时耗力,根本没有时间静下心研究教学,更谈不上照顾家庭。两年后,刘燕跳槽到一家社会培训机构。如今,她可以安心专注于语文教学,看到学生成绩的提升,也是教师成就感的体现。

  科研压力不容小觑

  为了让幼儿了解中国版图和地理划分,宝山区淞南镇星星幼儿园教师胡蓉花自己动手制作了地图拼图,还将沿海、内陆等省份通过不同颜色标注区分。园长季素琴称,日常教学工作外,不少教师还要变身“设计师”和“玩具制造商”,很自然的,关注孩子本身的时间就会被压缩。每天工作10-12个小时,是当下不少幼儿园教师工作常态。下班后,她们还要撰写各种主题活动策划、总结反思,对幼儿个案进行记录。

  胡蓉花的压力主要来源于科研——想要晋升、评定职称,都有发表科研成果的标准要求。例如,小学高级职称要求工作5年内发表3篇科研论文,其中至少一篇是第一作者。

  压力之下,幼儿园出现教师流失现象。季素琴说,仅去年一年,宝山区淞南镇星星幼儿园就流失了4位骨干教师。

  管好别人的孩子,自己的孩子怎么办?

  在浦东一所市实验性示范性高中任教的顾春萌(化名)已经连续三年带教毕业班级。“压力非常大,学校对各个班级升学率都有很高的要求,家长们也对班主任有不同的期待。”顾春萌夫妇都是外地人,工作繁忙,看着自己带教的学生成绩突飞猛进,而自己的孩子在学前教育阶段却没有人看管,也没学习奥数、钢琴,顾春萌心里很不是滋味。“老师管好了别人的孩子,可我们自己的孩子怎么办呢?”

  今年,顾春萌的孩子成为小一新生。原本,学校还对在职教师有子女入学的优惠政策,不少教师因为这个优惠,在高压的工作环境下坚持下来。如今,类似的优惠政策也被“一刀切除”,这让不少年轻教师很郁闷。

  在一所市实验性示范性高中任教的女教师阿飞(化名)向记者“吐苦水”,“可能是因为工作压力较大,身边的许多女教师怀不上宝宝,也有人习惯性流产。如果这时学校没及时给予关怀,未免会让老师们寒心。”

  公办学校,能不能体现对员工的人文关怀?85后年轻教师秦越在公办高中任教一年后,决定跳槽到一家培训机构担任数学教师。秦越感到,自己在公办学校只不过是一颗可有可无的小螺丝钉。跳槽到培训机构后,秦越的收入比原本高出一两倍,且共事的同事中,95%以上是同龄人,环境轻松。在那里,秦越尽管工作不轻松,但觉得受到重用,仍旧感到很开心。记者 钱钰 张鹏

相关新闻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更多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国际联网备案

   视听节目制作许可证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互联网出版机构 闽ICP备160236913号-1

海峡风网 版权 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