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要替穆斯林说句话

2015-12-11 15:09:19     来源:     编辑:    

本想休假两周不理世事,谁知道第一天就被川普大神的神评再次吓到。川普自参选以来疯话也说了不少,按说大家的免疫力应该已经迅速提升,可面对这没有最疯只有更疯的攻势,再强大的免疫系统都有可能濒临崩溃。巴黎恐袭后曾提出要对全美穆斯林进行登记的川普,这次更进一步,在12月7日南卡州的一个竞选活动上呼吁美国全面禁止穆斯林入境,直到找到对付圣战士的有效方法。

美国总统候选人唐纳德·川普

美国总统候选人唐纳德·川普

加州枪杀案两名凶嫌的背景正一点点浮出水面,目前已经确认的是,女的是来自巴基斯坦的过埠新娘,男的是出生在美国的巴基斯坦二代移民,两人都是穆斯林极端分子,而且都是没上美国安全部门黑名单的编制外“自由人”。

这样的话要搁在平常也未必会这么吓人,可现在,

巴黎恐袭毕竟还是别人家的事,自家的邻居、同事突然变成了圣战士,还就近大开杀戒,这种触手可及的危险、扑面而来的恐惧,足以让人汗毛倒竖手脚冰凉,把最客观冷静的头脑推向距疯狂咫尺之遥。

加州枪杀案造成至少14人遇难,14人受伤

加州枪杀案造成至少14人遇难,14人受伤

加州枪击案女嫌犯塔什芬·马利克(Tashfeen Malik)

加州枪击案女嫌犯塔什芬·马利克(Tashfeen Malik)

这是美国人心理的脆弱敏感趋于触底的黑暗时刻,这个时候,任何煽动仇恨的言论都会像是海上传来的竖琴,很容易让人迷失方向,甚至让这个国家误入歧途。

这个时候,替穆斯林说话十有八九是个招骂的事,尤其对于像我这样有“案底”的人来说。巴黎恐袭后我写了篇反对把所有穆斯林当作恐怖分子的文章已经被读者骂做是替穆斯林洗地,现在本该学聪明点,别再多管闲事,毕竟我不是穆斯林,就算穆斯林被禁止进入美国,对我的生活根本不会有任何影响,对吧?

美国人对穆斯林的态度可以直接影响到生活在美国的中国人的命运

可惜真实的世界比我们用直接的因果关系推断出的理论上的世界要复杂得多。人类自身与生俱来的种种缺陷,常会使我们的言行与我们对自己的期望相去甚远,使我们在向目标前进的过程中南辕北辙,使这个世界显得毫无章法,使,使我替穆斯林说话并非出于见义勇为的崇高精神,而完全是以自我保护为目的的利己主义。

这种听上去毫无逻辑的内在联系只能在叠加的事实中显出端倪。上次写的那篇文章里提到百老汇刚刚开幕的一部新的歌舞剧《忠诚》,你可能已经知道这部戏是根据曾经随父母住进集中营的日裔美籍影星武井穗乡的真实经历改编,讲的是珍珠港事件爆发后,在美国的日本人被大批关进集中营的故事。

但你或许并不知道发生在舞台之下的戏外戏:记忆犹新的切肤之痛让武井决定向川普“宣战”,自川普提出让美国所有穆斯林进行登记后,武井已经几次在CNN的节目中用自己的亲身体会讲述对一个族群整体另眼相看给这个国家带来的伤害。这些新闻曝光立竿见影地为这部戏带来了更多观众,说起来,川普几乎成了这部戏最得力的推销员。

珍珠港事件后罗斯福总统被逼无奈把日本人关进了集中营,如今伊斯兰国对美国的威胁使我们又陷入了当年的处境

照理,冤有头债有主,当年日裔的遭遇和如今穆斯林的困境根本就是两回事。但在很多人眼里,这两者根本没区别。巴黎恐袭后不久,弗吉尼亚Roanoke市市长戴维·鲍沃斯发表声明宣布该市不再接受叙利亚难民,他在声明中说:“。”

但这位市长忘了提当年那个故事的结尾:里根总统在1988年专门向日裔道歉,并向10万名被关集中营的日裔或其后人每人赔偿了两万美金。

但在系统性歧视中受到伤害的不只是日裔和穆斯林。

《忠诚》里的唱段,词曲均由华裔剧作家郭怡昌操刀,郭怡昌少年时期就和二哥、后来成为“唐朝”主吉他手的郭怡广一起组建乐队,词曲创作技术上自然不在话下,但当我问他一个华人怎么能把日裔美国人被自己国家抛弃的悲凉心境刻画得入木三分时,他的脸一下子严肃起来。他的父亲郭倞闓曾是IBM的技术专家,70年代成为受周恩来总理邀请首批回国访问的美国华裔科学家之一,后来却因为常回中国讲学被诬为中国间谍,还因此被迫从IBM离职。父亲出事时郭怡昌正读高中,“那时候我就体会到了被自己的国家抛弃的感觉。”

这或许根本不是巧合,生活在美国的少数族裔多少都能讲出一个类似的故事,也包括我自己。

几年前我去采访一个推动移民改革的集会,发现一些反对者在主会场旁边另起炉灶,跟参加集会的民权代表对抗。和所有反对移民改革的人一样,他们发放的传单上声称不反合法移民只反非法移民。为了平衡报道,我走过去询问反对方的意见,他们的领队、一个瘦小的白人女子狐疑地看着我说:“你是哪家媒体的?”当得知我供职中文媒体时,她冷冰冰地说:“。”

针对某个族群的歧视和仇恨一旦被挑逗起来,很快就会像野火一样烧到所有族群。因为当非理想的情绪像脱缰的野马试图寻找释放的出口时,把气撒在谁身上对它来说并不重要。

接下来的几年移民改革运动风起云涌,我又在不同的集会上多次与这名白人女子和她率领的“游击队”重逢,我没有再去找她搭茬,却看到了她以当年对我的态度回绝了所有试图采访她的少数族裔记者。我想,或许她真的不反合法移民,但她分不清楚;或许我觉得自己跟非法移民有本质区别,但在很多人眼里,这种区别并不存在。

老牌搞笑节目《星期六晚生活》(Saturday Night Life)在感恩节前的一期安排了一个这样的桥段:

一家人从各地赶回来聚在一起,边吃感恩节大餐边谈论时事。

有人说:“我国应该停止接受难民。”

有人说:“听说难民都是便衣恐怖分子。”

有人说:“对呀,我今天在超市门口就看见了一个伊斯兰国圣战士。”

老天,那明明是个亚裔女人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小女儿终于忍不住发话了:“。”

如果川普实现了他的理想,这就不再是笑话了。

看到这段儿我想我需要抓紧时间笑一下,因为我知道

相关新闻
相关新闻
分享到:
更多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国际联网备案

   视听节目制作许可证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互联网出版机构 闽ICP备160236913号-1

海峡风网 版权 所有©1997-2017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